<address id="xt9p5"></address>

      <sub id="xt9p5"></sub>

          張更生:“藝術化生存”的音樂人

          • 2020.11.26
          • 來源:珠江源晚刊
          • 作者:唐敏
          • 點擊次數:

                   “你肩負著期盼懷揣著囑托,你用汗水播種理想用愛心收獲碩果,你情牽著子孫胸懷著祖國,你任鬢發掛滿白霜任青春隨風飄落……”這是曲靖師范學院音樂舞蹈學院副教授張更生作曲的歌曲《是你》,這首歌是歌頌教師的,整首歌曲大氣悠揚,充滿自豪感和親切感,聽來讓人對教師這一職業肅然起敬。

          在生活中發現音樂

          張更生是一名教師,更是一位音樂人。從讀大學學習專業音樂知識開始,他與音樂結緣已30年。張更生說:“很多人認為搞音樂的都是喜歡標新立異、喜歡穿奇裝異服的人,其實不是,音樂是集聲音、時間、情感、表演為一體的藝術表現形式。我常對學生說要‘藝術化生存’,不是單純地從穿著打扮、語言行為上張揚個性,而是在與他人、與社會的融合與碰撞中,始終有一種藝術情懷在心間,并能將其升華為屬于自己的個性化的藝術特征,創作出獨特的藝術作品?!?/span>

          為了開闊眼界、學習新的音樂技法,張更生不斷深入各少數民族村寨,不斷汲取音樂營養。在對師宗五龍壯族音樂的研究中,張更生發現當地的本土音樂與生活生產緊密結合,不管是談戀愛、辦喜事、祭祀、農耕等,都有與之相對應的音樂曲調,音樂里蘊含著當地特有的自然環境和社會環境特征。張更生說:“壯族的小調隨著時代的發展而不斷變化,不僅體現在旋律上,更表現在歌詞的貼近生活、與時俱進上。從壯族小調的發展與繁榮可以看出,它緊貼普通民眾的草根生活,反映著現實生活的方方面面。它誕生于民族聚居地的自然和文化生態中,反映了族人在特定地域、特定時代下的發展狀態和生活方式,是當地社會文化的一種折射?!?/span>

          張更生在對普米族祭祀儀式音樂的研究中發現,音樂始終與普米族祭祀禮儀共存,祭祀儀式中的音樂既像是吟唱,又像是訴說,富有神秘和莊重的色彩?!捌彰鬃宓募漓胍魳芬粲虼蟛糠侄荚谝粋€八度以內,出現調性逐次移高的現象,這是表現內容及演唱者情緒逐漸高漲所需要的,曲調、聲音和節奏隨著祭祀內容的改變、儀式的進程而不斷變化。人們在儀式中的唱、跳承載著族人的禮法規矩,延續著民間音樂傳統,族人在祭祀過程中不斷加深對本族歷史、習俗、規矩、傳統的了解,而古老的文化也通過這種方式不斷傳承下去?!睆埜f,很多民族的音樂不僅有反映現實生活的作用,還有傳承民族文化的作用。

          深層次地了解音樂

          音樂來源于生活,但要更深層次地了解音樂,還得從音樂基礎理論開始。從1994年從事音樂教學到現在,張更生一直教授音樂基礎理論知識,包括基礎樂理、視唱練耳、和聲學、歌曲作法、多聲部音樂分析與寫作等課程。張更生說,音樂理論是音樂的核心,是支持聲樂、鍵盤走得更高更遠的支柱和動力,如果沒有音樂理論做支撐,聲樂、鍵盤只能是小打小鬧,登不上大雅之堂。

          張更生認為,音樂和語言文字一樣,是向人們傳遞信息的載體,音樂以豐富的音響構成,直接訴諸人們的聽覺,進入人們的大腦,使人產生聯想。音樂語言最初帶有時代的、民族的痕跡,通過音樂中長期運用的音符組合,最后形成了一種固有的音樂詞匯,形成音樂語言,反映了人們在生產生活中共同的體驗和情感。如《藍色多瑙河》,不僅喚醒了戰后沉睡的維也納,也使人們感受到了春風拂面的氣息;貝多芬的許多作品,人們都被其表現出的粗獷、豪放、剛勁有力的音樂氣質所震撼。

          對音樂,張更生這樣認為:音樂語言作為一種傳達手段的同時,也構成了音樂的外部形式,其主要組成部分有節奏、力度、旋律、音色、和聲、復調等。旋律是音樂的基礎,也稱之為曲調,是一切音樂的出發點,是按照一定的高低、長短、強弱關系而組成的有秩序的音樂線條。構成旋律的基礎材料是音符,它猶如語言中的文字,被有組織地排列組合成樂句、樂段。旋律作為音樂的基礎,它同時必須與力度、音色等這些構成音樂的要素相結合,才能最終形成一種“高階的秩序”,達到山川萬物為之感動的目的。節奏是一種將時間秩序化的產物,節奏之于音樂,恰如人體的心臟搏動,節奏是音樂的“起搏器”,節奏在時間中的運動賦予了音樂結構組織生命力。力度作為音樂情感表現中的一種重要手段,是音樂音響的強弱程度,在音樂表演中,音樂的強音會使人情緒振奮、激動、煩躁或狂暴。不同結構的和弦組合,組成了不同的“和聲色彩”,或黯淡,或明亮,或喧囂,或朦朧。復調音樂可以使每個獨立的旋律相互對比、追逐、模仿,構成多層次的富于動力性的音樂表現力,猶如西洋繪畫技巧中的透視畫法,通過點、線的相互補充、協調、呼應,增強了藝術作品的厚度,使其更加豐腴、挺拔,增強了作品的藝術表現性。

          高于生活的音樂創作

          認識了音樂、了解了音樂,這對于一個音樂人來說還遠遠不夠,把一個個音符組合成能表達自我情感、彰顯自我個性的音樂語言,才能體現出一個音樂人的獨特價值。

          “是你把小馬駒變成駿馬,是你把丑小鴨變成天鵝,是你把小樹苗變成棟梁,是你把種子澆灌成花朵,你眼望桃李芬芳,你豪邁無怨?!痹凇妒悄恪愤@首作品中,張更生用音樂展現了教師崇高和偉大的形象,也表達了他對教師這一職業的無限熱愛。

          今年初,新冠肺炎疫情肆虐,涌現出了一大批愛國敬業的“逆行者”,他們的事跡讓張更生非常感動,他完成了歌曲《春天回來》的作曲。歌曲深情動人,充滿愛和希望,“這是風雨中的大愛在澎湃,你知道這一戰決不容失敗,沒有一個春天我們等不來……”聽后人們的腦海里會浮現出“白衣天使”的形象和春天一派繁榮的景象,讓人內心生出感動,生出戰勝疫情的勇氣。這首歌曲在2020年云南省本土歌曲大賽上獲優秀創作獎。

          此外,由張更生作曲的《小姑娘,小花傘》在中國音樂家協會、全國少工委共同主辦的“2010全國少兒新童謠原創歌曲大賽”上獲優秀創作獎,并獲云南文學藝術創作獎勵基金會頒發的貢獻獎;他作曲的《厚望》在第二屆云南本土歌曲大賽中獲三等獎;他編導的節目《舍不得》在曲靖市少數民族歌舞樂展演中獲銀獎;他作曲并指導的音樂情景劇《圓夢九月》獲全國第二屆大學生藝術展演活動表演類甲組三等獎。

          曲靖師范學院音樂舞蹈學院黨委書記孫祖洪說,張更生采取了開放和兼收并蓄的態度,在學習西方作曲技法的同時,積極吸取云南民族獨具特色的音樂養料,深入探尋地方風格的音樂特色,將云南民族音樂素材融合到創作中,實現了新的突破和超越,個性化地表現了云南民族音樂,使地方音樂風格被升華、藝術觀念被激活,他為弘揚民族音樂作出了貢獻。

          新聞來源:珠江源晚刊2020年11月26日

             鏈接:http://epaper.qjrb.cn/html/2020-11/26/node_13.htm


          现金牛牛